张田勘:农药残留理论安全不是实际安全
发布时间:2022-08-17 03:02:10 来源:火狐体育电脑版 作者:火狐体育链接

  6月11日,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周普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农药残留不等于农药超标。各国在制定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时,增加了至少100倍的安全系数,因此,残留量低于标准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而超标农产品则存在安全风险,不应食用。

  不过,农业部官员的这番解释也许没有达到预期的对公民答疑解惑的效果,反而引起了更多的质疑和不安。原因在于,看待这个问题可能存在着农药残留的理论安全和实际安全情况,而这个问题在中国更为显著或更为普遍。

  从理论上讲,农业部官员的解释肯定是正确的,也符合农药使用与管理规定。因为,各个国家制定农药残留一是要遵从国际粮食安全和公共卫生的标准,二是这些标准确实增加了100倍的安全系数,因此只要按标准操作,但凡经过检测,食品中的农药残留量低于所允许的标准就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

  简单地讲,国际上有统一的食品农药残留制定标准和程序,即由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下设的农药残留专家委员会联席会议(JMPR)和农药残留法典委员会(CCPR)两个组织专门负责制定和协调食品中农药最高残留限量。JMPR负责农药毒理学评估,从学术上评价各国提交的农药残留试验数据和市场监测数据,提出最大残留量推荐值和农药每日允许摄入量(ADI)。而CCPR负责提交进行农药残留和毒理学评价的农药评议优先表,审议JMPR提交的农药最高残留限量草案,制定食品中农药最高残留限量标准。

  中国也是遵循这些原则来制定食品中农药残留的标准,而且,中国也与其他国家一样,在逐步淘汰高毒农药。例如,中国已先后淘汰了33种高毒农药,包括甲胺磷、对硫磷、甲基对硫磷等高毒农药。目前中国高毒农药的比例已由原来的30%减少到了不足2%,72%以上的农药是低毒产品。

  但是,这些情况只是理论上的,而在实际上,中国的农药使用和食品农药残留量却有着另外的问题,这可能是中国人不太愿意按规矩办事的文化和监管不力造成的。

  第一个问题是,农产品的生产者和加工者还在使用一些禁用的农药,而且使用量很大。中国各地农村的调查发现,农药用量普遍偏多,棉田用药量最多,其次是水稻田用药量大。甲胺磷等一些高毒农药仍然在农村中使用,原因在于甲胺磷等高毒农药相对便宜、农民习惯使用、商家利润高,而且农村缺乏技术指导,多数情况下,村民们都是看其他人打什么药,也跟着打什么药,或者是农药店配什么药就打什么药。

  食品农药残留实际安全的第二个问题是,食品中农药残留量的监管并不到位。从理论上讲,凡是进入产品市场的各类食品都要抽查农药残留量,但是,由于人员、技术、产销时间的叠加等,一些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量检测或流于形式,或根本来不及抽查。

  例如,近日媒体曝光山东烟台红富士苹果的产地果农使用药袋包裹幼果直到成熟,药袋中的白色药末直接与苹果接触。这些药主要是退菌特和福美胂。这两种农药尽管并没有被农业部正式通知禁止使用,但是2011年底,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一致建议注销此类农药登记,因此,在业界公认是禁用农药。不过,真正让人担心的是,这种违禁农药使用后,并不能得到有效监测。业内人士认为,外地苹果进京时再想抽检恐怕不易,比如,一些批发市场,每天拉来成百上千车苹果,抽检也检不过来。

  更何况,正规的药检机构,如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北京市农药检定所等,无法检测退菌特和福美胂等农药,因为没有明确的检测标准和检测方法,即便能够检出具体成分,也不具备法律效力和认证资质。

  食品农药残留实际安全的第三个问题是,中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和执行的是比较低的农药残留安全标准。例如果菜类蔬菜中甲氰菊酯的残留标准,中国的最大残留标准是1mg/kg,而CAC的标准是0.2mg/kg,欧盟和美国也采用后者。同时中国制定的一些农药残留标准也不具体,如中国规定乐果在蔬菜上的统一限值为1mg/kg,但CAC国际标准中却针对菠菜、番茄、胡萝卜、芹菜等不同蔬菜有不同的乐果限制标准。

  由于上述三种原因(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原因),中国食品中的农药残留量并不能达到理论上的安全值,甚至有些农药可能躲过检测进入千家万户的餐桌,这才是让国人寝食难安的原因。因此,制定更严格的监管措施和执行到位,才有可能逐渐消除中国食品农药残留对国人健康和生命的威胁和损害。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